蘋果🍎🍏

灣家的小妹一只
愛好寫文畫畫,不過文章基本都偏乙女向
願大家都能開開心心,面帶最快樂的笑容

目前入的坑有→怪J 凹凸 我英 花仙 獵人

【凹凸乙女】Candy

金/格/安/雷/嘉
---ooc有
---私设有

这次写得不怎么满意。。。
都没文灵啊啊啊。゚(゚´Ð”`゚)゚。))罗斯的爆短
想求个灵感吶。。。

喜欢的请给个小心心和蓝手手❤(ӦvӦ。)

★正文开始★

🍎金🍎

你看着手上限量的糖果,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金,你脑中的天秤摇摆不定,但最终还是金获胜了,你把糖果塞进他嘴里,看他一脸幸福的样子,你不禁勾起了嘴角,他看你一直盯着他看,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

「对了,你的糖呢?你有吃吗?」

你笑盈盈的摇摇头,随後对他说道

「看你吃就好啦~」

他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思考你这句话,之後他睦然站起,用着一脸惊慌的样子向前捉住了你的手,凑近你面前问道

「所以,这颗是最後一颗了?!」

你微微的点了点头,看到你点头後他一脸懊恼的抓乱了自己的头发,下一秒他貌似想到了什麽,彷佛看见他脑袋上的小灯泡貌出来,他微笑的凑近你,你还愣愣地望着他,随後他的软唇覆在你的唇瓣上,舌头巧妙的撬开了你的齿间,将嘴里未融化的甜蜜推入你的口中

「嘿嘿!这样你也吃到啦!」

你捂着嘴,脸红的像颗苹果,他看你红着脸望着他,发愣了半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麽,他像是个闯祸的孩子一般,涨红了脸蛋,频频向你道歉,你笑了笑,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

「谢谢,很好吃」

他怯怯的抬起头来,脸上泛着明显的红晕,他拉住了你的手,环上你的腰,微笑的问道

「那…可以再来一次吗?」

🍎格瑞🍎

你手上拿着一盒牛奶糖,在从凯莉那里拿到这盒牛奶糖後你第一个就想到了格瑞,你跑到了格瑞平常刷怪的地方却没看到人,你用终端打给金问了格瑞去哪了,他们也没头绪

你有些无奈的回到你的住处,便发现了格瑞正倚在你家旁的大树下休息,他身上有些微的伤口,你看到了後,马上就冲到了他面前

他抬头看见了是你,便把头埋入你肩上,你也主动的抱住了他,你问他为什麽伤成这样,他先是沉默了会儿,随後才缓缓的说道

「找嘉德罗斯打架了……」

你感到有些疑惑,毕竟眼前的人你可是很了解他的,通常他都只会迴避嘉德罗斯,并不会主动去找他干架的,正当你想问他你心中的疑问时,他又接了下文说出了原因

「…因为他把你送我的手带给弄坏了………」

你感到有些无奈,你摸摸他的头安抚他,在你怀里的他现在好比一只大猫咪,惹人怜爱,你取了一颗牛奶糖,唤起他的名字,在他抬头之时,将牛奶糖塞入了他口中

你露出温柔的微笑问他好吃吗,他先呆了一会儿,之後才缓缓的点头,你很开心的在他吃完又塞了一颗给他,就这样持续动作,你已经塞了好几颗进他嘴里,在你还想再塞一颗时,他抓住了你的手,轻轻道出了一句话後便深深的吻上你

「吃够了,换个味儿吧」

🍎安迷修🍎

安迷修是你的骑士,他会把一切最好的留给你,但是他却什麽都没拿,你对他这份温柔有时是又爱又怨,所以你也同样会把你所有的温柔给他,因为对你来说,他不只是你的骑士,还是唯一能站在你身旁,和你共度馀生的王子殿下

今天,他拿到了你一直想买的限量糖果,想当然的,他肯定全部都给你了,当他准备继续把最後一颗糖给你时,你夺走了他手上的糖果,拆开包装纸,将那颗糖直接塞入他口中,当他想正说些什麽的时候,你打断他说道

「既然是我的骑士,理应跟我享用一样的甜蜜」

他望着你,说不出半句,你对他笑了笑,他轻咬下唇,向前一把搂住了你,抬起你的下巴便是一个深吻,舌尖递来的甜蜜让你贪恋的与他缠绵,你渐渐的沦陷於他,他也同样满足於你的味道,最终糖果依然留在你的口中,松口之时,你和他拉出了一条条甜蜜的银丝

「您才是在下最甜蜜的糖果,让在下沉沦於其中,无法自拔」

🍎雷狮🍎

雷狮是个自由的宇宙海盗,他会不计一切抢夺他要的宝藏,而你也是他的宝藏,现在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,你也是所有人公认的海盗夫人,但你们却连个第一次都还没有过

你坐在沙发上看着终端上的活动消息,说是有个送糖果的比赛,你暗自在心里想卡米尔肯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,果不其然的,他拉着你和雷狮一起去了,你看着活动上的标题,你不禁有些汗颜,反倒站你旁边的雷狮一脸打趣的看着标题

你看着卡米尔一直盯着那堆积成山的糖果,然後又转过头看了看你,掏出一张报名表,摆明了是早就帮你和雷狮报名好了,你一个傻眼,正想叫雷狮管管卡米尔时,却被对方一把抱起往台上走去

你看着你们是最後一组感到有些无奈,随後你们面前屏幕上的题目出现了,你差点没吐血一地

你们眼前写的是"让你女朋友心动",你呆愣的望着上方七个打字,你不禁打了个寒颤,站你後方的雷狮勾起了嘴角

他拿起盒子边的几颗糖,塞入你口中,他笑着问说好不好吃,你点了点头,之後他依然塞给你吃,你越吃越疑惑,你把所有的糖都吃完了,他最後摸摸你的头,随後在时间快要到的时候,在你耳边说了一句,你听完他说的话,脸蛋一热,一整个延烧到了耳根

「回去就换我吃了,我的糖果」

🍎嘉德罗斯🍎

今天你从凯莉那拿到了一些糖,你开心的分了些给雷德和祖码,至於剩馀的糖果你全部拿给了嘉德罗斯,对方看了看你,随便拿了一颗,其馀的便又塞回你手里

嘉德罗斯看你含着糖果满足的样子,脑中闪过一个主意,勾起了嘴角,他坐到你旁边,笑着对你说道

「渣渣,你知道还有什麽比糖还好吃吗?」

他的疑问引起了你的注意,你歪了头想着,随後放弃的摇了摇头,下一秒,他把你压在沙发上,笑的一脸戏谑

「你♥」

【凹凸乙女】心魔(一) 金篇

---ooc有
---私设有
---校园paro
---金暗恋向
---死亡向有
---雷者请迴避
---R18 G
---病娇向文体

极短的开头。。。😂😂😂

★正文开始★

晴之晨,你们班今天将有特级生转来,据说是个百年难得一件的天才,对於转学生的话题也越来越多,但是这些对你来说都无关紧要,因为你还是位居班末的弱势族,整天承受嘲讽、欺侮的日子还是要过,并不会因为这个特级生而改变,你是这麽想的

你是个没人要的孤儿,你的父母早就抛下你离去,你是同学口中的恶魔之子,就因为你拥有他们没有的能力,你也是个天才,同时也是个异能者,五种色泽的发色令他们厌恶,他们会很残忍的拽住你的头发,把你拖去洗手间去,并且拿着拖把殴打你,亦或者把肮脏的水泼在你身上,你的心早已被生吞活剥,你不懂自己做错了什麽,为什麽明明同样是人,你却遭受到这种待遇

今天,你同样被班上强势的小团体围在角落,他们即使在特级生面前依然不会收敛,你恐惧地望着他们,原本褐色的眼瞳转变成恐惧的深紫及墨蓝,这是你其中的一个能力,你的眼瞳会随着你的心情变化颜色

「喂喂~~你们看看,真是恶心啊,她的眼睛变色了呢~」

「是啊…简直跟怪物没什麽两样嘛~」

其中个女孩子首先嘲讽你,随後此起彼落的附和声便跟着出现,那个人就像女王一样,而你则是她随意践踏的蝼蚁,你怨念的望了她一眼,她原本嘲笑的表情转为不悦,直直地往你的肚子上猛踹,脸上的表情扭曲,你忍着腹上的剧痛,任她和她的跟班疯狂地踹你,你依然无力反抗,直到上课钟声响起,你原本漫着血丝的伤口渐渐复原,这就是你为何现在都还未自尽成功的原因,插入胸口的刀子钻出了空洞,但渐渐地又回复原状,而在回复的过程你又不得不再遭受痛苦一次

所有人群一哄而散,大家各自拿好了课本往科任教室走去,彷佛刚才什麽都没发生一样,你一人坐在地板上,在所有人离去後,斗大的泪珠从你的脸颊滑落,你抹着脸,但眼泪却怎麽也止不住,突然,一个声音在你面前响起

「为什麽不反抗?」

你抬起头,看见特级生---金站在你面前,他一脸心疼的望着你,你只是摇摇头低头继续掉泪,他叹口气,蹲下将你拥入怀中,如此温柔的拥抱,他是第一个这样对待你的人,你有些惊异的望着他,他抹去你的眼泪,笑着说道

「眼泪不适合你呢~」

你愣愣的望着他,他抱着你,在你耳边轻语道

「会好转的,一切都会好转的」

听到他如此说道,你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安心感,你抱着他,贪恋那种从未体会过的温暖,他也回应般的抱抱你,你在他怀里哭了好一阵子,还打溼了他的衣服,见你因为他衣上的大片泪渍而手足无措的样子,他不禁笑了出声,而你彷佛被他感染一样,跟着笑了起来

「哈~我就说嘛,女孩子果然还是笑的时候最可爱」

你听他说的话,还有那浮夸的肢体动作,可让你笑得更凶了,你从未如此放松过,你感觉金真的是个像太阳一样的人,但你其实不知道这份温暖之下是令人恐惧至极的欲望,你听不到他的心声,你不知道他此刻的想法,你不知道在那温柔之下的心机,他拥有你没有的记忆,你对他完全不了解,但他却了解你到透彻的地步,他一直都在看着你,他爱你,爱你爱到那份爱变质成一种执着

他在最後向你提出了邀请,网已布下,只待鱼儿上钩

「呐呐~跟我做朋友好不好?」

★★★

你和金相处不到一天,你就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个温暖的存在,你喜欢这个朋友,你觉得遇到他是上天赐给你莫大的幸福,但是你也开始害怕,害怕自己连累到他,害怕他也变得跟自己一样,受人欺负、凌辱,所以你又再问了他同样的问题

「金……跟我当朋友真的没关系吗?大家都讨厌我……」

金听了你的话,有些气愤的嘟着嘴说道

「才没关系呢!我要跟谁当朋友是我的自由,轮不到他们来管我!而且我才不怕呢!如果他们欺负你,你可要跟我说啊!」

你莫名地掉下泪来,看着你哭成这样他又慌了手脚,他在旁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情绪比你还慌,你看着他的样子被逗笑,他搔了搔脸颊一脸不好意思

他看着你的背影,湛蓝的瞳眸之中流露出了某种不对劲的情绪,阖眼了半会儿,再次睁眼後他的眼睛变成了黑红色,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痴迷与病态

「……我会让你幸福的……♥」

【凹凸乙女】止血

金/格/安/鬼/雷/嘉/卡
---ooc有
---私设有
---荤段子……大概有

我这颗苹果又来发厨惹♥♥
朋友给的灵就给她写出来啦!

喜欢的请赏个小心心和蓝手手❤(ӦvӦ。)

★正文开始★

🍎金🍎脸

你和金一起去刷积分,现在的你们正陷入苦战,体力将近透支的金喘息着,你分神的望向他,却被一只小怪趁虚而入,抓伤了脸

终於把附近的怪都扫荡完了,你搀扶着金回自己的住处,替他包扎受伤的地方,或许是你太担心他了,自己的伤口开始渗血了都不知道

金脸色有些生气的望着细心替他包扎的你,当你包扎完後,正想起身去帮他准备些吃的补充体力,却被他拽住了,他低声的问你要做什麽,你理所当然的回答他道

「帮你准备吃的啊,不吃点东西伤口怎麽痊愈呢」

他听了你的话,昨了一声,使了个力把你拉向他,手固定住了你的下巴,溼润的舌尖就这样舔了上去,你一个惊异,问他在做什麽,他简短的回答你後继续动作

「止血」

鲜红的血沾在他的舌尖上,他一次一次的舔过你的伤口,舌上残留你的血味儿,他的嘴唇掠过你已止住血的脸,但这样还无法满足他,他吻上了你的唇,之後不断向下,颈、肩、锁骨、胸口、腰…

你瘫软的望着他,他似笑非笑的用着你无法解读的眼神看着你,你突然感到背脊发凉,湛蓝的眼底散发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,他舔舐上唇,眯着眼说道

「嘻嘻~我来好好的替你清洗一番吧♥」










🍎格瑞🍎颈项

你蹑手蹑脚的回你的住处,回去途中还东看看西看看的,深怕被某人发现,终於你走到了家门口,掏出钥匙迅速的进门後,你松了口气,突然,背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让你不禁打了个冷颤

「怎麽这麽晚回来,你去哪了?」

你转过头,见格瑞站在你身後,板着一张脸,活像踢到铁板一样,脸臭到不行,望着他的脸,你下意识的撇过眼,拉了拉挂在脖子上的围巾

发觉到你脖子上的东西,格瑞疑惑拿起你的围巾问道

「你这围巾哪来的?今天出门我记得你没戴……」

感觉事有蹊跷的格瑞试图解下你的围巾,险些被你给躲过了,你有些心虚的对他摆摆手,结结巴巴的说道

「这…这个!…是凯莉送我的!」

你正想转身逃跑,却被他一手拽住了,他把你压在沙发上,强制解下你的围巾,映入眼簾的画面让他倒吸了一口气,随後他黑着一张脸对你问道

「这伤口…怎麽来的?」

看着你颈部那触目惊心的伤口,他的口气冷如冰,不容许你说谎,你有些无奈的缓缓道出实话

「就…今天看到艾比他们跟Boss级的怪物打,伤得很严重,所以我就去帮他们了,结果一不注意就……」

你越讲越不敢直视格瑞,撇过头的动作让伤口又裂开了,格瑞沉默不语,他遮上的双眼借此固定住你,你慌了手脚的微微挣扎,他皱了眉头在你耳边吐出了命令

「不许动」

你僵住了身子,在他舔上你的伤口时,你惊叫了一声,伤口传来的刺痛不比颈部上令人窒息的刺激感,一次次的舔舐让你软了身子,你无力的向他求饶,见他舔过嘴唇,冷冷的对你下了通碟,你看他的表情似是冰冷,但却散发出一种得逞的感觉

「下次再受伤可就没那麽简单了」










🍎安迷修🍎大腿

你和安迷修喘着气,艰难的逃离雷狮海盗团的眼线下,你们俩都受了不小的伤,但其最为严重的是你的伤势,大腿後侧一道裂开的伤口,渗出的血染红了白色的袜子,你和安迷修逃到了附近的森林,终於能够歇会儿的你,倚靠着树丛旁的大石,忍受着腿部传来的刺痛

「…小姐,你还好吗?」

你望了他一眼,点点头意示自己没事,他望着你的伤口,咽下了一口後,有些自责的对你说道

「小姐,非常抱歉…明明有在下在,却还是让小姐受了伤…」

你拍拍他的肩膀,露出微笑要他别自责,默了半会儿,他像是下了什麽决定的抬起头,泛红着一张脸,缓缓的靠近你轻轻的说道

「小姐…能否让在下失礼一次呢?毕竟小姐的血再不止住的话,怕会有危险……」

你盯着他好看的脸看到出神了,连他说了什麽也没注意听,着了魔的就应了声

等你回神之时,你已经被他压在地了,他抬起你受伤的大腿,轻柔的吻上你渗着血的伤口,溼溽温热的舌头触上的那瞬间你不禁轻颤了一下

他将你的血舔净,你缓身坐起,脸上的红晕消抹不去,你要偷偷的瞄了他一眼,见他的脸蛋红得彷佛滴出血来,默了一会儿,他轻声道出了一句令你羞耻至极却无法否认的话

「…只是这样的程度,小姐您还是起了感觉吗…♥」










🍎鬼狐天冲🍎锁骨

你站在镜子前比对布料的尺寸,因为先前的战斗,你可怜的衣服早已残破不堪,正好商店内进了一匹材质上好的布料,你毫不犹豫的将它买了下来

坐在你身後的鬼狐望着在镜子前比来比去的你,浅浅的笑了笑,便继续地低头看文件,不料才低头下去不到半会儿,就听见你一声惊叫,被惊起的鬼狐炸毛了他的尾巴,一点也不冷静走到你身旁

见你用碎布止着锁骨上一横刀伤所渗出来的血,鬼狐向前接过你沾上血渍的布片,替你压着伤口,口里带着明显怒意的口气问道

「说,怎麽弄成这副德性的?」

你有些尴尬的小声道出在用刀片时割到的,见对方叹了口气,脸上满是无奈,但是,下一秒他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,连下垂的嘴角也跟着缓缓扬起

他将止血的破布扔到旁边,勾起嘴角说道

「这样止血根本没用,让我来帮你吧」

语毕,他拿起桌上的残布,遮掩住你的双眼,眼前的一片黑不禁让你慌了手脚,当他解开你一半的扣子,你更加慌了,你挣扎着,却不甚动到伤口,你低鸣了声,眼前的人拽住了你的手,在你耳边细语道

「别动,会伤到自己的」

你顿住了动作,溼濡感袭上肩头,他戏弄的轻掠而过,你有些生气的要他快点结束,他勾起嘴角,细细的舔过你的伤口,你的闷哼声在他听来十分悦耳

待他停止了动作,也松开了你的手,你闷闷的将眼前的布给拽下,正想抱怨他为何玩弄你的时候,却见他泛红着脸喘息着,眼神充满了迷乱,他指了指下边,似笑非笑的说道

「血是止住了…但"这个"就止不住了呐……」










🍎雷狮🍎腰侧

你捂着腰侧的伤口,在佩利及帕洛斯的搀扶下,摇摇晃晃的走回你们的据点,在方才雷狮与嘉德罗斯的打斗中,你不甚遭了殃,回到你们的住处後,你瘫软在床上,衣裳沾了一大片的绯红色,而雷狮则是在送修武器後便冲回来关心你的伤势

看你腰上的伤口依然止不住血,让雷狮上了几分火气,他一把抢走你压着伤口的布片,直接扔至垃圾桶里头

你对他的行为感到奇怪,在你还未问出口前,他便压住你的大腿及肩膀,向前舔上你的伤口,敏感的地方受到了刺激,不免让你娇喘了几声,你甜腻的声线撩起了雷狮的欲望,他有些粗鲁的舔舐吸吮着,这使你的血流加快,但也神奇的止住了血

你起身本想怨对方几句,却被再次压着了,见他发着汗,眼底蒙上了一层欲望,他邪魅的笑道

「哼…你是好了…但老子可一发不可收拾了啊…现在,换你来"医治"我了吧…」










🍎嘉德罗斯🍎背部

嘉德罗斯今天特别不高兴,他看着你背後的伤痕,怒气逼人,你有些艰难的包扎着,他看着你有包等於没包的,不由的气上了几分,他拉住了你努力往後伸的右手,一个翻转,将你压在床边,一脸不可违逆的说道

「渣渣果然就是渣渣,连这点事都做不好,还要劳烦本王来帮你」

他强迫的扯下你包扎的乱七八糟的绷带,望着你白皙後背上的伤痕,他低昨了声,玩心肆起的强势舔上你的伤口,你因为突然来袭的溼润感,不禁失声叫了出口了,随後他又缓慢却又不失力道的舔舐着你的後背,不时还用舌尖逗弄你的伤口,後背传来的刺痛感参杂着异常的快感

你等他结束後,不禁哀怨了几声,却被他再次压上,他露出了霸气的笑容说道

「看来是还受不够啊,还得好好惩罚一下呢」










🍎卡米尔🍎手心

你满面的笑容,正替卡米尔做个苹果派,自从上次你和他去商场时,他对着橱窗上的苹果派目不转睛的盯哨後,你便开始练习制作苹果派

直到切苹果前一切都还很正常,你看了一掌的血,有些无奈,不巧这时卡米尔刚好走进来关心你做的如何,看了你手上的血,慌了手脚,马上跑到你面前,问你为何弄成这样

「用刀子的时候,不小心弄到的……」

你说完後,他皱着眉头拉了下围巾,将你的手掌拉到嘴旁,伸出舌头就这样舔上去了

你吓了一跳,想抽回自己的手,但对方拽紧了你,不让你有抽回的机会,持续的舔舐,令你呼吸急促了起来,你捂着嘴,怕流露出羞耻的声音,舌尖上是你清甜的血味儿,他舔去了唇上的血渍,勾起了嘴角,戏谑的说道

「…多谢款待♥」

【凹凸乙女】你的小姐姐

凯/艾/莱
---ooc有
---私设有

想写姐姐系的(*´âˆ€`)~♥

★正文开始★

🍎凯莉🍎

站在凹凸大厅里,你从来没那麽无奈,现在的你被一群排名前几的大佬们团团围住,他们一个一个彷佛是在锁定猎物的鹰群一样,而你就是他们眼中的可怜猎物

「哼!我雷狮要的女人谁也不许抢!」

雷狮将雷神之锤撑在肩上,抓了你的手,如此百无禁忌的说道,语中满是狂气

「恶党!你别抓着小姐啊,他的手都红了!」

在旁的安迷修愤愤的望着雷狮说道,还拉开了雷狮把你抓疼的手

而在旁的大赛第一第二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,格瑞一个箭步向前将你搂住,对着眼前的情敌说道

「别吵了,没看他很为难吗?」

站在他前方的一群人,脑里早已有吐槽了好几回,下一秒,在没人注意之际,嘉德罗斯打横抱起你,霸气凌然的说道

「哼!一群渣渣!王的女人也想抢吗?」

此话一出,你便深深的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,果不其然,一群人果然冲着嘉德罗斯怀里的你

当你以为你就要被那群大佬争夺致死的时候,一个人悄悄的将你带走了,你坐在她的星月刃上松了一口气,有些虚脱的向眼前的人道谢

「谢谢你啊,凯莉…」

她望了你一眼,撇过头去,语出依然不饶人

「真是笨死了,看到那群眼红的家伙就该跑了啊,竟然又被抓了,还劳烦本小姐去救你啊」

你委屈的低下了头,见了那群人你哪敢跑啊,跑了可是会被大卸八块的

凯莉见你一脸疲累,心情十分不好的样子,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塞入你口中,嘴里道出了不坦率的安慰

「这可是本小姐特别去买的啊,吃完就给我笑一个,不然就等着吃我的拳头了!」

🍎艾比🍎

艾比挖出了成山的衣服递到你面前,因为今天埃米出门,不会紧破盯人了,所以艾比也就趁机拉你去试穿衣服

「哇啊啊~这件好美啊~超适合你的!…啊啊!还有这件!跟…这件!好了,赶紧去换给我看吧」

你无奈自己这到底是第几次走入试衣间,你对这个女孩虽说不是了若指掌,但是你们的关系也不浅,毕竟你可是和他们组队到现在了,可是最近她越来越奇怪了

艾比常常摆着小姐姐架子,你虽然年龄比她大,但她却一直把你当成妹妹般的存在,而你也一直把她当成姊姊,你可以说十分懂他的爱好,简单来说,就是哪有帅哥,她就追到哪,但你不仅不是个帅哥,而且还是个女孩子,可是她就是老追着你跑,连你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麽

「哇啊♥真美啊!来来来~咱们出去好好逛一下」

她拉着你的手就往外面跑,你们去逛了很多地方,逛累了你就和她坐在森林里的大树下聊天,聊天时你打趣地问了她最近怎麽都不去找帅哥了,他则是笑了笑,一脸无奈模样的回答你

「这里就是找不到一个配的上本小姐的啊~」

你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告诉他排名前五的那个骑士倒是挺帅的,问她为何不找他,结果对方愣了半会儿,才一脸嫌弃的说

「蛤?那个安没马吗?他那个叫恶心帅啊,我可对他没兴趣呢」

你无奈艾比还是那麽毒舌,默了一会儿,你抬起头刚好对上了她的眼,她脸上灿笑的对你说道

「何况我还不是有你嘛~本小姐跟帅哥去了,你这个妹妹该怎麽办呢?」

🍎莱娜🍎

今天没任务执行,你感到十分无聊的瘫在床上,早上盟长叫了你的前辈去了一趟控制室,本在练习原力技能的你们也暂时打住了

和你一同练习的是盟长的左右手——莱娜,你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常常犯错,虽然她在骂你时真的很吓人,但在骂完之後,她都会细心的教导你该怎麽做,让你学到了许多事情

你意外的并不讨厌这个前辈,她也对你挺有好感的,你们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,她对你来说就像是"亲生姊姊"一般的存在

你还记得曾有次看到她拿下面具的容颜,你那时惊呼出一句莱娜姊姊真漂亮,她愣了一会儿,才笑出声对你说道

「噗!哈哈哈~~我的妹妹才可爱呢~」

你第一次听到她喊你"妹妹",你那时眼泪掉得可快了,停都停不下,闹得她手忙脚乱的安慰着你

你躺在床上回忆着过去,突然你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你知道是谁回来了,你迅速的跳下床,冲向外头,迫不及待的去见你的"姊姊",你看见了她,开心的拉住他的手臂,笑着说欢迎回来,而她也摸摸你的头,回应你一句十分熟悉的话

「我回来了」

【凹凸乙女】小日常 (一) 呆毛姐弟x你

---ooc有
---私设有
---艾埃x你

★正文开始★

你抱着你最爱的布偶出来刷怪,能力强大的你不一会儿便将附近的怪给打飞了,存足了积分的你,一边舔着刚才用积分买的芒果冰棒

突然有人从你身後一把抱住你了,害你冰棒差点掉了下去,你回头便看到艾比一脸灿笑

你无奈的对她笑了笑,你知道这个小姐姐很爱帅哥,却不知为何她常常围着你转,连她的弟弟也是

你探头过去,向艾比身後的埃米打招呼,对方也泛着微红的双颊向你点头,突然,你旁边的艾比偷偷的绕到了埃米身後,把他推向你,结果你俩便摔在一块儿

「呜啊……好疼啊…老姐你做什……!」

埃米一个低头,还差点一头羞死,你一脸迷蒙的望着他,脸上染上大片绯红,因为他的手就放在你的胸口

「埃…埃米……」

他愣了会儿,之後便是一声惊叫,退到了一米以外,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,而旁边的艾比一脸得逞的样子

你拍了拍沾上尘土的裙摆,走向把头埋着坐在地上炸红一张脸的埃米,你向前摸摸他的脑袋,笑着对他说没关系,但他依然低着他的脑袋,你无奈的叹了口气,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句话

「埃米……只有埃米可以哦…」

他一个抬头,脸上红通的望着你,下一秒,他轻柔的吻上你的唇,你有些羞怯的抚着脸蛋,之後你急忙站了起来,对他们笑道

「来我家吧!我请你们喝下午茶」

你起步走在前面,身後的艾比与埃米跟着,途中,艾比掏出了埃米的手机,给他看了一张相片,之後他的脸又红了一片,而你完全不知到那张照片的内容,你只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貌似在说什麽

「老姐……!!你……!」

「…唉唷~难道你不想要了?那我删了?」

「我……不要删」

埃米一把抢过手机,望着眼前手机里的照片,脸蛋微微泛红,因为那张照片是———埃米吻上你的那一刻

【凹凸乙女】你的味道 (二) (ABO車)

格/雷/嘉

---ooc有
---私設有
---男神組

對不起嘉九歲。。。(´ï¼›Ï‰ï¼›ï½€)
害羅斯失真。。。))負罪心重重##

知道走哪裡(*゚∀゚)去吧去吧(*´âˆ€ï½€*)

花吐症的他 赤花症的你 金篇
彩色版圖公開
「我要去找你了…既然世界沒有你的容身之處,我將摧毀它」

凹凸女兒初公開就掛掉哭死他媽惹(ノДT)
吻戲嘛。。。嗯!第一次畫!))超渣

【凹凸乙女】花吐症的他,赤花症的你

金/格/安/雷/嘉

---ooc有
---是BE
---私设有

呜呜呜。。。我真的不适合玩刀啊啊啊(/Д`)~゚。
初次玩刀就先砍自己。。。
)))哭死

★正文开始★

♦金♦

你捧起他的脸蛋,实实的吻上他的唇瓣,舌尖落上一片花瓣,你治好了他的花吐症,同时你也认为你获得幸福,你和金是两情相悦

「呐呐…我恨你啊…我真的好恨你…我一点都不爱你…所以、所以,求求你睁开眼睛!…呜啊啊啊啊!」

他坐在你冰冷的遗体旁边,满地的红色花朵,他竭尽全力的撕吼,眼泪不断的掉落,他的内心逐渐崩毁,力量开始暴走,直到最後一刻,他露出了幸福的笑容

「我要去找你了…既然世界没有你的容身之处,我将摧毁它」

♦格瑞♦

你躺在格瑞的怀里,眼睛紧闭,再也不会睁开了,他面无表情的望着你的脸,脸上不经意的滑落一颗泪珠

他脸上的泪珠逐渐增加,他恨你,恨你常常跟在他後面,他恨你,恨你为什麽对他这麽温柔,他恨你,恨你救了他而他却救不了你

「好不公平啊…为什麽是你先离开…为什麽你救了我,我却救不了你……」

♦安迷修♦

知道安迷修得了花吐症,你毫不思索的将你的吻给了他,他获得了爱神的祝福,顺利的和你交往,你笑着对他说道

「安迷修还不能死哦,因为我要当你的新娘,等我二十岁你要来迎娶我啊~」

你脸上满是幸福的说出了最甜蜜的谎言

「…小姐…你不是说要当我的新娘吗…我好爱你…所以…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……?」

抱着你的尸体,安迷修心彷佛被撕裂般,之後,他埋了你,把你埋在一个能够看见美丽花海的小山丘

三年过去,他来到了你的墓碑前,穿着一身白西装,一手持着一束红色玫瑰花,一手拿着凝晶流炎,他对你的墓碑笑道,语毕,他闭上眼睛,高举凝晶流炎,双剑贯穿胸膛

「…小姐,祝你二十岁生日快乐,在下马上就去迎娶你了…」

♦雷狮♦

自从你死去後,雷狮彷佛是人偶一般,不笑、不哭、不怒,在他生命中的核心被掏空了,他还记得那天你和他相吻的温度,他每天都看着你的相片,他的房间摆满了你的相片

他不想承认你死去了,每天早上起来便会准备好五份早饭,现在你们家不会再弥漫酒精味儿了,有撸串的地方再也不会出现他的影子

「恶党,你觉悟吧!」

「……」

他脸色平淡的望着眼前的骑士,什麽都没说的举起了武器

嘶——!

骑士的剑刺穿了他的胸口,鲜红的血从他口中吐出,就像那天从你口中落下的红色花朵,他扬起了嘴角,他笑了,他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轻轻的道出一句话

「我的宝藏,我找到你了……」

♦嘉德罗斯♦

「渣渣!我叫你起来!给我睁开眼睛啊,你这个渣渣…」

一直站在高处的王者撕吼着,口里叫着他的王妃,但是他的王妃却再也醒不过来

看着地上满满的红花,他拾起一朵,直直的送入口中,看着这样的嘉德罗斯,旁边的雷德与祖玛不再说话了

嘉德罗斯抱着你冰冷的尸体,落下了他此生第一滴眼泪,这是他第一次哭,同时也是最後一次

「连自己的王妃都救不了,我算什麽王……」

【凹凸乙女】你的味道 (一) [ABO车车]

金/丹/安/鬼 ç§å¿ƒç»„

---ooc有
---私设有
---这是车!

拜托看了别投诉我ヽ( ï¾ŸÐ´ï¾Ÿ ï¼‰ï¾‰
男神组之后发❤(ӦvӦ。)

连结请走评论,谢谢( ´ï½¥Ï‰ï½¥`)

格瑞啊啊啊啊啊啊啊♥♥♥
呜呜呜。。终于画好了!
))感觉画得有些渣了(´Ð´âŠ‚)‥